• <object id="o8cld"><u id="o8cld"><sup id="o8cld"></sup></u></object>

    <address id="o8cld"><nobr id="o8cld"></nobr></address>

      <menu id="o8cld"><strong id="o8cld"></strong></menu>

      <form id="o8cld"><th id="o8cld"></th></form>

        楊衛:中國基礎科學的動力發展

        發布人:科技處發布時間:2015-03-27瀏覽次數:
            今天想跟各位專家交流的是幾個部分,一個就是這種動力發展有同步的這樣一個特征,我們叫三個同步。第二個就是如何能夠讓基礎研究繼續保持或者甚至加強這樣的一種動力的發展,我們應該做的事情,應該說基礎研究應該引領新常態,只有基礎研究不斷的動力發展,新常態才能保持下去,最后就是講一下15年從基金委的角度上,我們準備做的幾件事情。

          首先是關于講同步的動力發展

          這個我講是三個同步,第一個同步是從我們科研的成果來看,主要是基礎研究的成果來看,數量的發展與質量的提升應該說在過去的若干年是相同步的,這張圖是最近SciVal提供給我們的一張圖,他的橫坐標是年代,統計到2013年,2014年的全部的數據可能要到6月份才能完全統計出來,縱坐標叫學術的產出,我們可以看到這條線是美國,在世界上一直占有比較領先的地位,然后這幾條線分別是德國、日本、英國等等,中國是從96年的時候在這兒,然后呈這樣一種動力發展的態勢,不管的上升,這樣的趨勢估計還會再持續若干年,這個是我們叫做數量的發展。

          與此同時,這條線還是中國,這條線相當于是一個質量的指標,他是按領域平均的,按領域加權的影響因子,這個我們原來很低,雖然一這幾年一直往上增長,但是還達不到一是世界平均水平,但是可以看到上升的趨勢還是非常明顯的,而且這樣的上升的趨勢是建立在我們前面一張圖講到我們學術產出鏈的高速增加的基礎上。比如說你分母是高速增加的,分子增加的比分母增加的還快,說明這是一種內部的、內生的動力,就是科學工作者剛開始是要想法讓他的工作讓大家知道,后來的動力就是不斷提高他的學術影響力。

          我們再看這樣一條線,這條線是世界上幾個組織之間他們最高水平的工作的數量進行比較,也就是能夠進入全球1%的這樣的引用數的這樣的工作,這個數如果是1左右,就是說你是全球平均的水平,我們可以看到這條線,橫坐標還是年代,這條線是美國的常春藤高校他都比較高,平均都在5左右,也就是說他有5%的工作是進入世界千1%的這樣的一個引用。而這條線是美國的AAU,大概是70多個大學的這樣一個組織,包括常春藤,但是平均的結果他大概是3左右,是低于常春藤的。這條線是日本的11所最好的大學,包括像東京大學,京都大學等等,11所學校,這條線是中國的9所,就是我們叫做C9,可以看到在2012年到13年左右,C9的高水平工作的百分比超過日本的11所學校,這個體量也差不多,一個是9所,一個是11所,也就是說這個實際上代表了一種歷史性的這樣一個交叉,也就是說在這樣的一個時間,我們中國的最好的研究型大學,我們的高水平的工作已經超過了日本最好的研究型大學他的高水平的工作。這是我講的第一個同步,就是數量的發展和質量的攀升同步。

          第二個就是研究型大學的發展與中科院發展也是相同步的。我們統計中科院的時候,包括了中國科技大學,統計C9的時候,也包括了中國科技大學,所以侯部長的大學,兩邊都統計了。為什么把這兩個進行統計呢?因為中科院大概它的規模是6萬人左右,C9加起來就是它所有的教師和職員加起來大概也是6萬人左右,估計CA里面專業教師占一半,中科院研究人員里面可能也占一半,這個體量基本上是一樣的,我們可以看到,就這三個,一個是論文總量,一個是高被引論文總量,高影響力期刊論文總量,這幾條曲線基本上都是同步的,也就是說中國的發展,無論是從我們的高水平的研究機構,還是高水平的大學,這個發展都是快速發展,而且基本上是同步的。

          最后一個同步是我們國內的剛才這種發展和國內的研究與國際的融合的程度也是相同步的,這兩幅圖,一個是2009年一個是2013年,是講各個國家之間的合作,這個合作的數多,他這兩個點的吸引力就大,然后你把所有的國家按照不同的點,他作用上面的吸引力找到他最后一個平衡的位置,就得到這樣的一個圖。我們可以看到,在2009年的時候,美國是在這樣的一個位置,中國是在這樣的一個位置,那個時候中國離國際合作的中心還差的有一定的距離,到了2013年,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是合作更加緊密,另外這個是美國,這個是中國,這兩個因為美國和中國這個之間的合作應該說是非常大的,就是中國和美國之間的共同署名的科研的工作比第二名加到第六名加起來大概是一點多,所以大概是這樣一個情況,所以現在中國的,按照他們這個計算,這個是從WOS中國的中心度由09年的06年到13年上升到0.753,也就是中國他一方面是自身的發展,自身的發展和全世界的發展又是融合在一起,所以這個還可以借助于國際的更進一步的合作來增加我們基礎研究的動力。這是我講到的第一點,就是我們這種動力發展是體現三個同步。

          如何讓中國基礎研究能夠持續保持

          這是我們今天在座大家都非常關心的一件事情,剛才侯部長也做了非常好的報告,講到從科技部的角度上,講到怎么樣去做頂層設計,基礎研究應該怎么樣進行發展,我們比較簡單的用五個數字,一二三四五來描述一下我們的想法。一就是叫做一張藍圖,也就是說在創新驅動,全面深化改革這些方面,最好有一張藍圖,應該怎么做,我們基金委現在正在做十三五的規劃,十三五的規劃實際上是想描繪我們從基礎研究這個角度上,在未來的五年是應該怎么樣發展,從全國總體來說,國家科技發展的藍圖已經即將繪就,剛才侯部長講到,有幾個更宏觀的上層的文件,上位的文件,包括剛才講到的11號文件,64號文件,還有最近有一個若干意見,剛剛發出的,在64號文件里頭提到是有五個科研的平臺,這個剛才侯部長業介紹了,自然科學基金,國家重大科技專項,國家重點研發項目,基地和人才專項,技術創新和引導專項基金,這幾個應該形成一個有機的整體,從如何構建基礎研究的藍圖來講,應該充分的考慮到基礎研究自身的特點,基礎研究本身是具有很強的探索性,就是說我們要想預測比如說20年以后,30年以后,比如說信息科學應該是什么樣子,有的時候這個預測不確定性比我們有些技術上,我們可以有一張技術路線圖可以走那么多少多少年,但是基礎研究有的時候這種不確定性是,有的時候長期的愿景是可以想像的,但是近期的任務才是可以有一定的規劃的程度,我們做規劃的時候,我們數學的規劃應該我覺得他們規劃的還不錯,后來我就問他們數學的人,他們數學的人說你應該看看美國數學的規劃,他到2025年的這個規劃,后來我看了看,美國的到2025年的規劃確實還是規劃的比較好,一個就是他在做數學規劃的時候,他請了一個專家委員會做這個規劃,這個專家委員會里面有一半是數學家,而是其他領域的,有物理的,有工程的,有信息的等等,包括那個主席都不是搞數學的,但是做出的數學的規劃他們數學界都還是比較認的,而且他們做規劃的時候,各種年齡層的也有,有很大的專家,也有很年輕的副教授也參與這個規劃,都是平等的,因為你要規劃20年,你現在的副教授最出色的這些人,可能將來就是到那個時候就變成學術上的領袖了。所以我們覺得對于十三五的規劃來講,他的新意應該是說十三五到2020年,這是我們躋身于創新性國家行列的關鍵的五年,也是應該貫徹在全面深化改革,新科技計劃體系下的新規劃,而且是新常態下創新驅動發展的源動力,所以我們現在正在認真的做這樣的一個規劃,希望一張藍圖走到底,以十三五的發展規劃為藍圖,前瞻籌劃,一以貫之,一心一意。

          二就是有兩個估計,第一個估計就是說應該說從改革開放以來,盡管有很多責難,但是我國的基礎研究一直處于高速、穩定的發展狀態,要充分肯定改革開放30年來取得的成就。但也還要意識到,我們現在距離世界的先進水平仍舊有一定的差距。我們常講的,基礎研究本身是長周期的,基礎研究方面人才的更替也是非常長周期的,他并不像技術的發展有的時候你可以一蹴而就, 基礎研究是需要下大力氣,需要持之以恒,需要幾代人的努力,應該說我們在各方面的這些數據我就不講了。盡管是這樣,我們基礎研究雖然我們的發展水平和世界強國仍舊有較大的差距,應該說和基礎研究相比較而言,高技術和應用開發追趕的速度或者是走向并行的這樣的速度會更快,且新技術的周期相對較短,所以與他們相比,我國的基礎研究也許會最晚才能達到引領世界,但一旦引領就將持續很長的時間。我們不要想象中國在十年之內就能在基礎研究趕上美國,我們要通過幾代學術人的努力,才可能迎來原始創新能力的整體的創新。但這個轉變一旦完成,就將保證我們中國在若干相當長的一個歷史時期,在整個中國的崛起起到關鍵的作用。我們國家的基礎研究在投入和產出方面與美國的差距仍然是比較大的,即使在個別方面發展有領先但總體仍需要幾代人持續的加以追趕,這幾組數據就介紹了我們從對基礎研究的投入,包括基礎研究投入占整個R&D的比值方面我們和這幾個國家的差別,當然基礎研究的統計的方式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形式,也許我們現在的統計有點低估了在基礎研究方面的投入,比如財政部的同志講,你對高校的像985、211基礎研究的投入算不算基礎研究的投入,確實有一大部分是用到了基礎研究,但是盡管如此,可能我們對基礎研究的投入不是R&D的5%,可能是6%,7%等等,但是這方面仍然比很多現在創新型的強國來比,還有很大的差距。從十年期高被引論文占比來看,我們看最外面的這張雷達圖,最外面這條輪廓線是美國,中國還在很里面,中國十年被引是一千萬次左右,英國和德國大概是1300萬次左右,所以預期我們在2020年,我們應該能夠趕上這兩個國家,能夠進到世界上的第二位,但是距離美國差距還是一個非常大的接近一個量級的差距。這個是我們對基礎研究的一個基本的估計,就是我們這幾年一直發展挺好,但是要趕上還需要相當長的一個歷史的時間,從我們的追趕變成并行,應該我們覺得有三個可以提煉出來的并行的這樣的,一個我們叫做總量并行,一個我們叫做貢獻并行。

          第三個我們叫做源頭并行。所謂總量并行就是你在基礎研究上的體量和人家相當,別人能看得見你,別人愿意和你進行合作,這個實際上還是處于打基礎成大國的這樣一種形式。所謂貢獻并行,也就是在每個學科的發展的關鍵性的里程碑上,我們國家的學者所做出來的貢獻應該和世界創新型強國他們的貢獻應該大致相當,在一個數量級上,這方面應該說我們現在只是在若干的點上我們有了一些比較好的貢獻,但是從整體上,從整個學科斷面來講,我們這方面的貢獻還不夠。比如統計新的學科的焦點,一年統計全世界比如統計一百個,中國能夠有一兩個是新的學科的焦點那就不錯了,在這方面還需要進行很大努力。最后是源頭并行,也就是在每一個學科或者是每一種新的顛覆性技術的源頭上我們要達到和別人相當的這種程度,這個更具有挑戰性作用,一旦我們在將來源頭上實行并行甚至并行有一定的超越的話,中國就牢牢占據了基礎研究的頂端,那個時候能夠支撐中國的崛起相當長的歷史的時間。但是這個發展是應該說是按部就班的,也不是完全按部就班,是交錯進行的,我們先預示,然后再在實際的貢獻中能夠逐漸的取得效果。所以在我們基金正在擬進行的十三五的規劃里頭,我們希望在基礎投入的強度能夠達到R&D的10%,這是一個比較困難的指標,然后我們國際合作交流的經費能夠達到與合作對象大范圍等同的體量,我們的學術產出論文總量要逼近美國,論文總被引要達到世界第二位,有1―3個領域要達到世界第一位,前1%的高被引論文的作者占到世界的10%,現在大概4%左右,篇均被引率達到世界的均值,這是和我們國家整個的在創新型國家創新驅動建設三步走的第一個目標就是2020年進入創新性國家的行列相對應的。在這個貢獻并行這個領域是促進我們國家從全球創新鏈的低端向中高端躍進,應該每年能夠涌現出10項左右學科里程碑式的工作,熱點論文我們排名能達到世界的第二位,應該能夠主導5%以上學科前沿熱點的形成我們現在只有1%左右,有一批有國際影響的領軍人才等等。我們希望在2030年左右,按照我們國家總體的正在醞釀的規劃,要躋身于創新型國家的前列,跟這個目標相對應。第三個是源頭并行,也就是說每年能夠產生3―5項具有源頭性質的重大原創成果,也就是這樣的成果將來是有潛力能夠得到世界上最高的獎勵的,然后可以形成一批學科高地的科學中心,產出一批從原始創新到應用的重大貫通型的成果,這個跟我們國家創新型國家的規劃也就是在2050年在建國100周年的時候,實現科技強國這個是相對應的。

          我們如果對基礎研究進行梳理,我們放在一個空間里頭來加以描述,這個空間假設是一個三維的空間,他是有三根軸,一根軸我們叫源流軸,上游是基礎,下游是應用,一根軸我們叫傳播軸,這邊是廣泛的傳播,甚至包括開放獲取式的這種傳播,另一邊是產權保護,第三根軸是意志軸,這邊是自由探索,這邊是國家目標,甚至再往前是人類的目標。應該說基礎研究是剛才講的這三根軸空間的上半部分,應該對應于基礎的這個空間,如果把這個空間展開了以后,做一個平面的投影,我們覺得可能可以分解出四個部分,第一部分就是在自由探索這一側,同時在廣泛傳播這一側,這是我們講的,一般講的自由探索,量大面廣,需要廣泛的傳播,這方面的研究應該是由我們科學基金能夠主導支持這塊的研究,這是我們講的第一象限,這個象限畫的也不太對,這個象限。然后我們這邊這個象限,他是比較自由探索的,但是他是有一定的知識產權保護的,也就是說他只能適應于一些領域和一些地區的,這個現在是我們正在不斷探索的,通過聯合基金的形式,支持具有行業和地區特色的基礎研究,從另一個角度上來講,也就是希望這些行業和地區能夠把更多的錢投入到和他們相關的基礎研究的這種情況,這種研究我們覺得可以由科學基金啟動,起到播種的作用。第三個象限,是在產權保護的這端,同時在國家目標的這端,這是體現國家意志的戰略性的基礎研究,是有所為,有所不為,要集中力量,要采用比較大的兵團進行作戰,這個剛才建國部長已經講到這個領域,應該是由科技部來進行頂層的設計,我們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們可以培育他的源頭。第四個,就是在廣泛傳播同時又是代表全球意志的,他是面對全球挑戰的基礎研究,比如像生物多樣性,比如像全球氣候變化等等,他是超越國界,體現人類對科學的追求,這個在涉及到很多國家交流的時候,我們覺得我們科學基金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通過最近剛剛成立幾年的全球研究理事會,大概有三四十個基金會和科學院的組織組成,強化與國際上的對接,這是我們講的四個類型。

          五個抓手

          第一個抓手就是經費,沒有投入就沒有基礎研究。怎么去增加投入,我們覺得大概應該在三個方面進行努力。一個是抓總量,力爭到2020年基礎研究投入強度能夠達到R&D的10%,10%達不到8%也行。第二個是調結構,一個現在對基礎研究資助力度最大的是中央民口的財政的經費,我們應該科學家們應該呼吁增加對這一塊的投入,你只要增加這一塊的蛋糕,才有可能投入到基礎研究,目前有一個說法,就是這塊里頭能夠有多大的比例投入基礎研究,同時要撬動地方、企業和國防投入中有一部分用于基礎研究。第三個就是從我們自身來講,我們要謀效益,我們要有所為,有所不為。當前的設備投入應該說我們這幾年還是上升的比較快的,可能需要更進一步突出對人的創造活力的有效的投入,規模項目數的規模我們希望基本上保持穩定,這是第一個投入。第二個就是人。原創思想蘊藏在人的頭腦中,完善調動人才創新積極性的激勵機制。就是人才計劃要形成特色體系,我們并不希望固化人才的階梯,我們不能人才也跟什么科級、處級、局級,部級,全國級,不能形成這樣的階梯,但是如果按照年齡段,按照地域的特色,按照行業的特色,我們覺得這個是有道理的。

          第二個就是人才的計劃,要進行統一的梳理,不要九龍治水,尤其是對運行比較好的項目應該進一步加強支持。第三、對人才要多支持,少宣傳。不要賦予人才無限的責任,最不能搞的就是諾獎工程,我們前一段跟諾貝爾獎物理獎的委員會,我們到斯德哥爾摩專門進行一次討論,他們說你們可以看到哪些年輕人有出色的你們悄悄給他們一點資助,千萬別宣傳,一宣傳完了,跟見光死似的,一宣傳大家都擁過來,搞不成研究,這是關于人。

          第三就是制度,機制和體制。大家比較關心的是三評的體系,應該說三評體系要尊重規律,切合實際,推進評價體系應該說中國的評價體系是不斷在演進,我們老說我們的評價體系落后等等,實際上你去看,從改革開放30年我們評價體系的演進比各個國家,我覺得應該推進評價體系漸進式演進,中國基礎研究隊伍是從比較低的水平,剛才經過動力發展起來一個比較復雜的體系,我們的評價也不能一刀切,要建立適合不同發展節但的演進型的評價體系,應該說從一方面來講,很多年中科院的評價體系他一直有一定的引領,他一直走在比較前面,同時你進行評價的時候,你要注重你的參照系,你要評價的時候,參照系本身也應該是演進的,而不是固化的,我們的評價體系應該是主觀和客觀相結合,主觀就是依賴專家,客觀就是它的一些客觀的數據,一般來講,大家認為比較好的評價體系叫做以主觀評價為主,但是佐以大量客觀的數據,專家的選擇要專業對口,要去人情化,并且有責任管理,剛才侯部長業介紹了,客觀量化的指標的選取要有覆蓋度,要能準確反映我們目標中國的發展水平且不斷自然演進。另外成果的評價要處理好中間的評價和終極評價之間的關系,我們基金委有一位副主任高文同志在政協的會議上做了一個很好的建議,比如我們這次跟諾貝爾獎物理獎委員會,他們就講到,他們所有的評審的資料是要夠50年才能公開,當年愛因斯坦為什么他相對論什么的這些沒有得諾貝爾獎這些資料現在已經過了50年了,就公開了,諾貝爾獎是不授給已經過世的科學家,實際上愛因斯坦當年年輕的時候做的五一篇論文,他們講有四篇都有可能得諾貝爾獎,但是就是因為有一些專家堅持還沒有經過考驗,所以最后有一個折中的方案,使得另外的,后來的讓他另外的一項成果獲得了諾貝爾獎。也就是說有時候終極的這種評價,那是要到很以后的事情了,甚至他在世的時候都實現不了這種評價,在這中間有一定的終極的評價也不是不完全不可能的,但是這樣中間的評價出現一些不準確也是有可能的。

          最后就是我講的,還有器,我們覺得科學的儀器,大小儀器創新儀器非常重要,再有一個交流的平臺也非常重要,以交流式,科學思想交流式的這樣的平臺也是非常重要的。最后希望他通過融會的方式形成一種匯聚的方式,美國人現在講得比較多的Convergence,通過匯聚,通過知識的落選和應用的落選,能夠匯聚起來,尤其是當我們有一些新的領域,我們學科領跑地位確定以后,要立刻構筑全鏈條的支持,避免由領跑變為跟跑。

          最后就是講我們的幾項準備做的工作。第一項我們準備頭抽科學基金的資助計劃,要控制項目數量,確保項目質量。要推動直接經費,間接經費的管理改革。要適時啟動若干科學中心的支持。要完善科學基金的人才資助體系。增加優青群體的資助強度與杰青資助的強度相協調。因為杰青我們去年在總理的支持下,加倍了他的資助強度。第四、全面推行專家的輔助指派,加強信息系統的建設,我們今年開始全面的在線申報,要探討一體雙能的組織與人事制度的改革,要組織數個重大科學目標引導的基礎研究項目群,前瞻部署,發揮前沿的引領工作。謝謝大家。
        韩国激情电影